小岗人说变化 敢闯敢试,在改革中破浪远航

2018年10月15日 来源:中安在线 好项目新闻网

敢闯敢试 在改革中破浪远航——小岗巨变①

图为凤阳县小岗村村容村貌。 记者 程兆 摄

秋日暖阳,跨进小岗村“当年农家”的小院,历史和现实在时光的斑驳中交汇,游人如织,不时在“大包干签字室”驻足。

简陋的土窑洞,粗糙的小木桌,一盏煤油灯,几个矮木墩,一方红泥印,40年前,小岗村18户村民在这里,立下生死状,摁下“红手印”,以一纸大包干契约,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大幕,写就了波澜壮阔的时代叙事。

2016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小岗村考察,在“当年农家”院落,了解到18户村民按下红手印的情景,感慨道:“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

40年时光荏苒,40载岁月峥嵘,富了小岗,美了小岗。秉承着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从“大包干”的“红手印”,到确权登记颁证的“红本本”,再到“三变”改革的“分红利”,小岗人敢闯敢试,勇立潮头,在这块农村改革的“试验田”上披荆斩棘,中国改革发展的巨轮始终沿着正确的航向破浪前行。

为了吃饱饭,摁下红手印,搞起大包干

沿着长长的改革大道一路向前,在307省道与改革大道交叉路口,凤阳县小岗村的牌楼静静矗立着,“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几个大字沐浴在阳光下,格外醒目。

9月27日上午,记者走进小岗村友谊大道一侧的“金昌食府”,年逾七旬的严金昌正在张罗着招呼客人。一个来小岗参观学习的团队提前预定了5桌饭菜,他和儿子严德双一大早就起来准备食材,着手烹炒,很快,土鸡、茄子饼、家常豆腐……

“摁红手印那一年我35岁,40年一晃而过,我今年75岁了。”严金昌是当年18位“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精神矍铄面带笑容,对40年前的情形记忆犹新。

“泥巴房、泥巴床,泥巴囤里没有粮,一日三餐喝稀汤……”这一流传甚广的凤阳花鼓词,是“大包干”之前小岗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彼时的小岗村,是以“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闻名的“三靠村”。1978年,小岗村遭遇旱灾,收成锐减。“分田单干是为了能吃饱饭!”严金昌说,当年他家里有6个孩子嗷嗷待哺,吃不饱是全家面临的最大难题。

当时生产队“上工一条龙,干活大呼隆,出勤不出力”,干多干少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搞了大包干,大家积极性一下子起来了,天不亮就到地里去,晚上恨不得睡在地里。 ”

立下生死契,按下18枚红手印,释放出中国改革开放的初始动力,开创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先河。

保留了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权,确立了家庭的承包经营权,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显示了巨大的优越性。大包干第二年,小岗粮食产量增加4倍,农民收入增长16倍,村民人均收入从上年的22元跃升到350元。劳动生产效率大大提高,小岗村一年越过了“温饱线”。

“群众干劲20多年来没有今年这样大;生产进度20多年来没有今年这样快;农活质量20多年来没有今年这样好;小麦产量20多年来没有今年这样高。”凤阳县委1979年7月向地委、省委作报告时说。

小岗村,以不到100米的海拔标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精神高地。

“大包干”后,严金昌一家的生活大为改观。 1983年,他买了拖拉机,从凤阳县城一路开回生产队。 1984年他盖了4间瓦房,两头带楼梯。2008年,他的5个儿子都在小岗村盖了楼房。

突破“天花板”,拿到“红本本”,吃下“定心丸”

“我上了年纪,种地挣不了几个钱,还是流转出去好,给专业的人种梨。除了流转费,还能在梨园打打工。”9月27日下午,记者来到小岗村梨园,村民杜永顺在打理梨树。他说,自己已经把20多亩土地流转给了梨园公社,每天在梨园负责管护果树,一个月能挣2000多元,加上流转费收益,每年收入大约有四五万元。

“大包干”释放了生产力,小岗村孕育敢闯、敢试的改革精神,但也曾和很多乡村一样,一度陷入发展困惑。跨越了温饱线,该怎么迈过富裕坎?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推进,农民开始转移到城镇打工。发展现代农业,实现适度规模经营,土地由“分”到“合”,成为历史必然。

如何突破“天花板”?小岗人坚持以改革激发内生动力,凝聚全新能量,踏上新的征程。曾以“分”彪炳史册的小岗村,在“合”上又成为先行者。

“2012年,小岗村率先在全省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并于2015年7月颁发了安徽省‘第一证’,稳定了承包权;对集体土地全部进行了确权,巩固了所有权;推动土地适度规模经营,用活了经营权。”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李锦柱说。

从40年前所有权、承包经营权“两权分离”,到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既顺应了现阶段农民保留土地承包权、流转土地经营权的意愿,也为规模化、专业化、机械化的现代农业夯实了基础。

“传统农业耕作解决了温饱问题,但后来很多年轻人觉得种地赚不到钱,出去打工,只留下年纪大的人在家种地,这催生了土地流转,带来了土地承包权主体和经营权主体分离。”严金昌说。

“土地流转过程,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有些没想到的事情都会出现。村民还是最淳朴的想法,看到能赚钱、有收益了,才肯去做这件事。”“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的关友江说。

2016年,小岗村完成了21320亩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颁证,并全部颁发了所有权证,落实了土地集体所有权。2017年,小岗村完成了1.36万亩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颁证,稳定了土地承包权。目前,小岗村共流转土地8885.6亩,占全村耕地面积的61.2%。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农民有了土地,生活就有了保障,就有了发展的空间。十九大报告提出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这些话说到了我们的心坎儿上。”严金昌说,土地确权拿到了“红本本”,给农民吃下了“定心丸”,农民将经营权流转出去,承包权还在手中,既收取了流转费,又不承担风险;既不减少农民收入,又把劳动力解放出来干其他事。

2015年严金昌把30多亩土地全部流转出去,现如今女儿出嫁,5个儿子开饭店、开超市和浴室、办农家乐,家家住楼房、开轿车,日子红红火火。

农民变“股东”,产权活起来,人人分红利

“中国乡村赋能工程小岗在行动。”9月27日下午,在凤阳小岗科技有限公司“互联网+大包干”体验中心,一个高悬的红色横幅吸引着来往过客的目光。

“1978年,大包干是农村实施土地家庭联产责任制,分田到户、农业生产的大包干,解决了农民吃饭温饱的问题。”凤阳小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辉说,2018年,“互联网+大包干”则是以为农户赋能价值为核心,通过“赋能”实现农村变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走进体验中心,“小岗本色”蛋白饮料、“小岗村”梅白鱼、“小岗农民”原生态大米……各类土特产品应有尽有,通过小岗科技打造的“乡愁”电商平台,农户家乡产品可以直接“飞”到城市消费者手中,没有层级代理从而卖出高价格。

“互联网+大包干”可以让每亩土地收入翻一番。

“凤阳小岗科技有限公司由凤阳小岗村创新发展有限公司(即小岗创发)和北京恩源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王辉介绍,小岗创发是为了拓宽“美好乡村示范村”资金建设渠道,充分发挥小岗村现有资产和品牌效益,按“集体所有、统一经营、民主管理、收益共享”的原则创立,是小岗村集体所有的新型投融资建设平台,作为法人经营实体组织实施公益性重点项目和经营集体资产等。

在全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焦点之一。深化改革让产权“活”起来,农民才能富起来,小岗村的探索大步向前。

2016年,小岗村启动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创新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建立现代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在已有小岗创发公司基础上,成立小岗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社。同时界定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为1028户、4288人,将3026万元可量化资产作为总股本折股量化到人,建立了股东台账,填制了股权证明书,赋予了小岗村民对集体资产更多权能。

在完成小岗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实现“资源变资产、农民变股东”基础上,小岗村着力推进“资金变股金”,“三变”改革在这里结出硕果。小岗创发公司相继与安徽农垦集团、北京恩源科技等企业合作,参与盈利分红。2017年,小岗村实现集体经济收入820万元,同比增长20.6%。

今年2月,小岗村民首次获得人均350元的集体资产收益分红。40年前“户户分田包地”,如今“人人持股分红”,小岗村民真正成为了集体资产的主人,为今后进一步增加村民财产性收入奠定了基础。

“从大包干的‘红手印’到确权颁证的‘红本本’,再到集体股份合作,‘三变’改革的‘分红利’,小岗村的改革实践证明,大改革大发展,小改革小发展,不改革难发展。”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李锦柱说。

庆祝改革开放40年:小岗人说变化

小岗人说变化

【同期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之一 关友江

我是大包干带头人之一关友江,改革开放40年,我们小岗的变化特别大。比如说过去住的是茅草房,现在一律是两层小楼;再一个生活方面,过去吃的红薯干,现在吃的大米白面,一切都很好。

【同期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之一 严金昌

我是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严金昌,40年来小岗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现在是吃不愁穿不愁,家家住的小洋楼,户户还要建车库。

【同期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村民 严静

我是小岗村村民严静,改革开放40年,我感受到小岗村最大的变化是旅游发展。从2008年做餐饮到现在2018年,我感受最深的是旅游发展对我们的收益越来越大,环境也越来越好,旅游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我相信我们小岗村以后会更好。

【同期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村民 杨兴叶

我是小岗村的村民,我叫杨兴叶,改革开放40年,我感觉小岗最大的变化就是婚姻的问题。以前(家家户户)都很破旧别的姑娘不肯嫁过来,现在都争着嫁到我们小岗村村户来。

【同期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学校校长 邱建闯

我是小岗学校校长邱建闯,我到小岗这几年来我感受到,我们的教学条件改善了,我们的校园环境更美了,我们的师资力量更强了,我们的孩子精神面貌更好了,我们在教育教学在各种活动的开展方面,更加的丰富多彩。

【同期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村民 袁怀青

我是小岗村人,我叫袁怀青。说起小岗村改革开放这40年,现在我站的这个(稻田)现场也可以说大家伙都能看得到。田变大了,路变宽了,现在机器也变多了,生产效率提高了;农民都居住到高大宽敞明亮的小区房子里,电灯电话楼上楼下都应有尽有,还有车,全部都有了。

【同期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卫生院负责人 肖玉艳

我是小岗村卫生院负责人,我叫肖玉艳。改革开放40周年以后,我们小岗村医疗条件有了很明显的改观。之前卫生室是只有几个没有取得相关证书的一些老年人在一起搭配的村卫生室,所以它的医疗条件和服务范围都有所限制。现在国家比较重视我们医院的发展,给我们医院基层设施基本上都健全了,一些仪器包括远程诊疗都给我们普及了,老百姓看病更方便了。

【同期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村民 张元文

我是小岗村村民张元文,改革开放40年,对我来说小岗最大的变化是农业生产机械化了,可以把农村妇女从农活中解放出来,然后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可以做一些零活,打一些零工补贴家用。

【同期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 李锦柱

我是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李锦柱,改革开放40年来,我感觉小岗村最大的变化有两个:一个是农村关键领域的改革持续深入,从大包干的红手印到确权颁证的红本子,到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分红利,印证了一个道理,大改革大发展、小改革小发展、不改革难发展;第二个最深的印象是小岗人内生动力明显增强,盼发展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求发展的能力越来越强,我对小岗的未来充满信心!(记者:李浩史睿雯 刘玉才 杨晓龙)

【责任编辑:史洪芳】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