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与张太雷:"星""雷"交互革命起

2012年2月22日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好项目新闻网

得益于担任共产2018有前景的创业项目代表维经斯基翻译的历史机缘,张太雷与陈独秀相识,随之而来的,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共产主义早期组织的成立;稍后则是中国共产党于1921年7月正式诞生,当首任总书记陈独秀与共产2018有前景的创业项目代表马林发生矛盾时,张太雷四处奔走,积极调和,进而推动了共产党与共产2018有前景的创业项目的合作,以及轰轰烈烈的国民大革命之进程。短短5年多的交往,让陈独秀与张太雷在中共党史上留下了一段脍炙人口的友谊佳话。

1920年春,为了解五四运动后中国的革命形势,俄共(布)西伯利亚局东方民族分部派遣有着“中国通”之称的维经斯基偕同翻译杨明斋等人赴华进行调研,寻机同中国革命组织建立联系。到达中国后,维经斯基一行由著名进步人士、《华北明星报》记者张太雷担任翻译,先于4月份在北大红楼图书馆拜访了李大钊,后又在李大钊引荐下赴上海会见著名的民主斗士陈独秀,一起讨论中国革命和建党问题。

  张太雷原名椿年,字泰来,号曾让,1898年6月17日出生,江苏武进(现属常州市)一个没落的封建世家。他从小懂事努力,加上天资聪颖,成绩优异,遂得到校长的赏识和资助。张太雷如饥似渴地努力学习,各门功课都取得了优异成绩。英语课程尤为突出,奠定了其以后翻译革命报刊、与陈独秀携手进行革命活动的基础。与此同时,张太雷还常常与瞿秋白、李子宽、吴南如等进步学生相聚一起,阅读进步书籍、议论国家大事,思想进步很快。武昌起义前夕,张太雷与瞿秋白等人挥刀剪断象征封建愚昧的辫子,待辛亥革命胜利后更是上街进行革命宣传,融入了革命的滚滚洪流中。

  1915年秋,张太雷再接再厉,又以张曾让之名考入北京大学法科预科。但出于对家境的考虑,后转入北洋大学法政科学习。在北洋大学学习期间,张太雷利用在《华北明星报》担任编辑和翻译的机会,结识了俄籍汉学家鲍立维,此后又秘密翻译马克思主义书刊,思想有了很大进步。

  据史料记载,此时的张太雷已对《新青年》杂志总编陈独秀极为敬仰,对他的文章深为赞叹。他曾经在读《新青年》所刊之《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等文后,对同学这样说道:“我以后不当律师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走十月革命的道路才能救中国!”此后,张太雷立志化作“巨雷”,要冲散阴霾,改造社会,并取“泰来”的谐音,改名为太雷,寓意为惊醒世人、击碎旧世界的巨雷。

  时隔不久,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爆发。为响应北京学生发起的爱国运动,天津各校纷纷成立学生联合会,张太雷也组织了“社会建设会”,并担任天津学生联合决策机构--评议会的评议长,成为天津地区爱国运动的骨干之一。稍后北洋政府逮捕陈独秀等进步师生,张太雷主持讨论斗争和策略,并于8月26日和数百名学生赴京营救,迫使军阀政府释放被捕的爱国师生。

  也正因如此,1920年4月,当维经斯基率“记者团”来到北京时,外语水平较高、已加入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张太雷便经鲍立维介绍,赴北京拜晤了维经斯基。据记载,当时张太雷与维经斯基用英语交谈,他潇洒的风度、流利的英语、充沛的精力以及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很为维经斯基所赞赏。于是,维经斯基在李大钊引荐下准备赴上海拜访陈独秀时,便指定张太雷担任翻译,从而揭开了陈独秀与张太雷传奇交往的序幕。

  见到陈独秀时,张太雷一阵兴奋。陈独秀那乐观大气的革命豪情、渊博的学识、敏捷的才思,以及对政治问题鞭辟入微的分析,都让张太雷深为叹服。而“才如江海文始壮,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张太雷精通英语、思想进步、对封建三纲五常旧礼教异常痛恨,也给同为“选学妖孽”、誓与封建礼教相决裂的陈独秀留下了良好印象。

  在张太雷的精确翻译下,维经斯基介绍了俄国十月革命的情况,陈独秀则阐述了中国革命运动的进展状况,两人就成立中国共产党的问题交换了意见。作为翻译,张太雷还在会上对于中国建立共产党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为陈独秀所瞩目。稍后,当陈独秀得知张太雷喜爱文学,还曾在其发起的五四运动中参与领导过天津的学生运动时,对其更有相见恨晚之感。

相关链接